這裡是我的美術館,讓你重新認識「我」的美術館。


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,由販售台灣在地小農農產品的無毒農電商平台所發起。 團隊因緣際會下發現育幼院孩子有水果資源缺乏的問題,因此開始了每週配送水果至育幼院的計畫,並於 2019 年正式立案。

認識自我,可能很美好,也可能是充滿自我懷疑和衝突的過程。 「我的美術館」是我們的公益畫展計畫,期望陪伴育幼院孩子踏上這段「尋找我的過程」, 透過藝術治療課程療癒內心,並將孩子們的創作以公開的展覽活動面向大眾, 為孩子創造探索自我、實踐自我且難忘的共同展出經驗,建立大眾與育幼院的連結。

除了安心水果、農產配送外,也推出 CSR 企業公益活動辦理、愛心稻田認養等服務, 「讓弱勢孩童健康、安心長大」是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所深信的價值。

當藝術治療碰上育幼院


本次展覽邀請參與藝術治療的孩子,處於不同的年紀和心理狀態,他們練習接受自己的過去、 認識自己,一筆一劃勾勒出自己最真實的樣貌。

目前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陪伴的育幼院大致有以下幾種: 3 歲以下,承辦收出養服務的單位;0~18 歲,中長期安置的單位,如參與展出的大同育幼院; 安置曾於社會犯過錯誤的「非行少年少女」的單位,如參與展出的桃園少年之家。

團隊以鏡頭紀錄,由李元親和張如良兩位藝術治療師分別帶領共 14 位參與展出的孩子的創作歷程。 讓我們藉由畫作與紀錄片,一起感受與捕捉「我」——這群育幼院孩子們的生命故事。

這裡是我的美術館,讓你重新認識「我」的美術館。

社團法人中華民國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,由販售台灣在地小農農產品的無毒農電商平台所發起。 團隊因緣際會下發現育幼院孩子有水果資源缺乏的問題,因此開始了每週配送水果至育幼院的計畫,並於 2019 年正式立案。

認識自我,可能很美好,也可能是充滿自我懷疑和衝突的過程。 「我的美術館」是我們的公益畫展計畫,期望陪伴育幼院孩子踏上這段「尋找我的過程」, 透過藝術治療課程療癒內心,並將孩子們的創作以公開的展覽活動面向大眾, 為孩子創造探索自我、實踐自我且難忘的共同展出經驗,建立大眾與育幼院的連結。

除了安心水果、農產配送外,也推出 CSR 企業公益活動辦理、愛心稻田認養等服務, 「讓弱勢孩童健康、安心長大」是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所深信的價值。

當藝術治療碰上育幼院

本次展覽邀請參與藝術治療的孩子,處於不同的年紀和心理狀態,他們練習接受自己的過去、 認識自己,一筆一劃勾勒出自己最真實的樣貌。

目前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陪伴的育幼院大致有以下幾種: 3 歲以下,承辦收出養服務的單位;0~18 歲,中長期安置的單位,如參與展出的大同育幼院; 安置曾於社會犯過錯誤的「非行少年少女」的單位,如參與展出的桃園少年之家。

團隊以鏡頭紀錄,由李元親和張如良兩位藝術治療師分別帶領共 14 位參與展出的孩子的創作歷程。 讓我們藉由畫作與紀錄片,一起感受與捕捉「我」——這群育幼院孩子們的生命故事。

關於「育幼院」,你知道的是...


等家寶寶團隊時常接到民眾的來電詢問。一般大眾對於「育幼院」像被蒙上了一層紗, 總是帶著不正確的觀念,也因為不常接觸,無從認識與瞭解安置於育幼院的孩子。

關於「育幼院」
你知道的是...

等家寶寶團隊時常接到民眾的來電詢問。一般大眾對於「育幼院」像被蒙上了一層紗, 總是帶著不正確的觀念,也因為不常接觸,無從認識與瞭解安置於育幼院的孩子。

我的靈魂故事——靈魂拼貼 Soul Collage
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則故事,當你細細閱讀,便能發現其中不同的韻味。

創作概念
以撕碎的報章雜誌或多樣媒材,讓孩子自由挑選形狀、材質及顏色各異的碎片,拼貼成自己的故事,屬於自己的生命圖騰,作為展現自我的識別證。

** 這群孩子大多受到家人不當對待而被秘密安置於育幼院, 因此他們的姓名、照片如果出現在作品上,都需要做後製處理,才能保護孩子的安全喔!

創作者 | 小甄
小甄盒子的故事是讓她「心情好的東西」和「心情不好的東西 」。 她把她喜歡的一句話和喜歡的圖片貼在盒子的四周。 翻到盒子底部,貼了一張深黑藍色的圖片。 小甄說,這片深藍色代表她自己最不好的一面,所以放在底部藏起來不想讓別人看見。

創作者 | Peggy
Peggy 盒子的主題是「喜歡的東西」和「重要的朋友」。 她 找了許多同色圖片,如白色花朵、香水瓶等,並在盒子上貼上 「stay white, stay pure」,呈現盒子的白色主題。 另外,她 在盒子內部貼了張寫著「頓號」的圖片,她說,這兩個字念起來和她朋友的名字很像,這位朋友是她很重要的人,所以好好地放在盒子裡面。

創作者 | 累
14 歲的累的盒子充滿了跟咖啡有關的圖片。 盒子上的拼貼展示了讓她「有能量的東西」。 她說,以「咖啡」為主題,是因為她很喜歡咖啡店給人的感覺,也喜歡咖啡的香味,但實際上她並沒有喝過咖啡。

創作者 | 白目鄧
白目鄧創作的盒子較簡單且留白。 她非常喜歡牛皮紙盒的質感和顏色,所以思考很久才開始創作, 因為她不想破壞盒子的樣子。 最後,白目鄧在盒子裡面貼了兩張漂亮的圖片,並在盒子外寫上許多跟「愛」有關的句子,展示她的創作主題「充滿愛和喜歡的事物」。

創作者 | 家樂福
家樂福的盒子主題是「心情好的東西」。 他從海報中剪下很多鞋子的圖像,因為他很喜歡各式各樣的鞋子。 盒子裡面也貼了許多紅色商品的圖像,因為他覺得紅色的物品非常酷。 最後,他在盒子上畫了一個密碼鎖,替這個裝滿他喜歡的東西的盒子加密。

我的自畫像——等身畫像 Self-Portrait

自畫像是一種對自我的觀察,也是一次探索「我是誰」的過程。

創作概念

創作與自己同等身高的自畫像,並以塗畫或拼貼等方式,透過循序漸進的創作引導給予孩子空間,每一幅畫作皆是孩子對自我的認識與詮釋。

** 這群孩子大多受到家人不當對待而被秘密安置於育幼院, 因此他們的姓名、照片如果出現在作品上,都需要做後製處理,才能保護孩子的安全喔!

創作者 | 家樂福

《照片立體圖》
家樂福在描繪全身的輪廓中,畫上了自己的五官和心臟,並將喜歡的生活照片貼在軀幹部分,也將各色顏料塗抹於身體下半身。創作過程中,家樂福除了用畫筆塗抹,也用筆潑灑顏料及蓋手印。然而,顏色上到一半,他一度覺得有點無聊,最後在老師建議下,改用黏土黏貼於畫作上,創造出獨特的立體感。

創作者 | 白目鄧

《星空下的大樹》
白目鄧的自畫像是棵乘載了自己檔案的樹。樹上貼了許多她喜歡的生活照和動物的照片。白目鄧將她自己的手掌輪廓畫在樹幹的地方。手掌上寫著「按我」兩個字,她希望觀看的人將自己的手按壓在這個手掌上,即可開啟她的檔案!白目鄧覺得自己沒什麼耐心,一開始覺得自己一定畫不完,但完成的那一刻覺得非常滿足,也從創作中獲得肯定,覺得自己很棒!

創作者 | Peggy

《閨密的手機》
Peggy的自畫像選擇以手掌代替自己出現在畫作中,但她的手掌在畫面上的顏色非常淡且不明顯。Peggy 的自畫像畫的也是手機,但她畫的是要送給閨密的手機,因為她知道閨密想要一支iphone。除了手機畫面,Peggy 在畫上貼上了自己創作的手機吊飾,讓畫面呈現更立體豐富,凸顯了她與閨密的好交情。

創作者 | Peggy

《閨密的手機》
Peggy 的自畫像創作共有兩幅,而這是另外一幅。因為她用一張紙的正反兩面,分別畫出了手機的正面和背面,還記得手機螢幕畫面和她加上的吊飾嗎?相信她的閨密收到這支創作手機一定會很開心!

創作者 | 小甄

《相片中的手》
這次自畫像創作中,小甄的畫的是大大的智慧型手機螢幕。螢幕中看的出來是社群網站的頁面。小甄在其中貼了許多自己喜歡的生活照,呈現了她在社群網站中的樣子。小甄在畫作裡描繪了她手掌的形狀,這隻手掌上還畫上了五官,有著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的表情,但小甄並沒有跟大家解釋這個表情的意義。

創作者 | 累

《星空夜》
累在創作過程中用心地把白紙塗上黑色顏料。老師問,為何不選用全黑的紙張創作?累告訴老師,因為她覺得自己塗的黑色有漸層,更好看。累在畫紙的右側畫了手掌的輪廓,並在手掌上開了一扇小窗。最後,在紙上點上許多白點,原來,她想要呈現從手心的窗戶望向星空的景象,而那些代表星星的白點,更是她自己最喜歡的地方!

創作者 | 巧克力

巧克力在這次自畫像創作中只出現了三堂課,所以他的作品是一幅半成品。在老師與巧克力相處的過程中發現,不同於團體討論時間,在單獨對話時巧克力較能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。雖然畫作尚未完成,但可以從畫面上看出他在創作上是積極且有主題性的,在挑選創作素材的時候也知道如何選擇自己想要的。

創作者 | 阿祖

國三的時候,阿祖的爸爸因為酒駕入獄,家中沒有大人可以照顧阿祖兄弟,於是他們來到了少年之家。阿祖在自畫像上有許多的紅色叉叉,代表著他的刺青,他當時單純覺得有刺青,大家就會覺得他很厲害,但沒想到後來走偏,甚至碰了毒。現在的阿祖再也不覺得刺青是一件好事。阿祖說,雖然過去曾做了不好的事,但他覺得自己一直是善良的, 因此他在自畫像上畫了一顆寫著「良」的愛心,代表自己善良的心。

創作者 | 小威

小威是阿祖的弟弟,因爸爸酒駕入獄,家中無人照顧,所以他和哥哥一起來到少年之家。小威的自畫像是半成品,他在課程進行到第三堂時,因為太想要回到自己的家,於是便自行離開了少年之家。雖然畫作沒有完成,但可以看到小威的自畫像上拓印了日本鬼頭和一些圖騰。小威說他很想要去刺青,可是哥哥一直阻止。哥哥告訴他,「刺青是一輩子的印記」,如果小威將來後悔,要除掉是很困難的;為了不讓哥哥擔心,他沒有去刺。

創作者 | 小管

小管的自畫像非常鮮明,是個看起來在發光的紅色人像。拚貼了許多酒瓶。小管說,他在別人眼中,是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,但是他的內心有許多悲傷、壓力和軟弱,所以他抵擋不了外界的誘惑,染上了毒癮、煙癮和酒癮,讓自己的人生烏煙瘴氣。來到少年之家,他改變了自己,現在的他內心充滿著熱血和抱負,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故事,去影響跟過去的自己一樣無助的少年和長輩。

創作者 | 恐龍

恐龍在自己的人像輪廓中,剪貼了一些他喜歡的、漂亮的東西,如機車、愛吃的飯糰等。他在自畫像的胸口上拓印了一隻獅子的圖案,因為他覺得獅子很帥,而且老師告訴他獅子代表著兇猛,他也想要當個兇猛的人,所以選擇了這樣的圖案。另外,在自畫像下方,他塗上了非常多不同的顏色,恐龍說,他覺得這樣很有藝術家的感覺,也希望大家會喜歡他的作品!

創作者 | 阿文

阿文的自畫像主要有兩個重點—身上拓印的紋身圖案,和身上紅色的叉叉。阿文之所以會在身上放上紋身圖案,是因為他覺得紋身很帥,感覺有了紋身就像變成了大人。可是,他後來覺得,真的有了紋身,這個東西反而變成賠上一輩子的傷疤。阿文在自畫像中脖子、肚子、右腳的地方畫上了紅色的、大大的叉,他說 ,每一個叉都代表著一個冒險的傷疤,這些傷疤也都是跟著自己一輩子的,是需要被醫好的傷。

創作者 | 阿騰

阿騰一開始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,所以他去看看其他成員,然後慢慢的開始動手創作。他的自畫像想表達的是他懷念來到少年之家前的自由生活。阿騰說,還沒來到少年之家的時候,可以想吃什麼就買什麼,想玩手機就玩手機,但現在就不行,因此他在創作時貼了很多他想擁有的東西在身上。在顏色的部分,他覺得藍色代表著智慧、綠色則是大自然,這也是他最終用來創作這幅畫像的主要色彩。

創作者 | 蝦仁

蝦仁的自畫像,想說的是「每個人都要有夢想」。因此他在畫作最下方貼上色紙代表地板,人像的頭頂則畫了天空和飛機,並在肩膀上畫了一隻看起來準備跳躍到宇宙上方的魚。他覺得,如果能像他畫的這隻魚一樣,光用跳的就跳上天空,就有一種能做到平常人做不到的事,很厲害的感覺。此外,蝦仁的自畫像上也拓印了一個海賊王的圖像,他說這代表著冒險的精神,呼應了這幅自畫像追求夢想的主題。

創作者 | 玉米

玉米的自畫像上有一個大大的雪寶,因為他覺得雪寶很可愛。 但是後來玉米因為找不到其他想要的圖像,所以在創作上陷入了瓶頸。透過老師的引導,玉米在創作的過程中發現,自己雖然容易猶豫不決,常常不知道怎樣做比較好,當有老師在一旁一起討論,他就能慢慢地找到自己的方向,也很願意去嘗試,最終完成了作品。

等家


創作概念


這幅作品是我參觀完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所合作的關愛之子家園,和老師們一起陪伴小朋友讀童書、玩抱抱、吃點心後所 創作的。 他們的天真活潑,讓我好像陪伴自己的孩子一般。所以,我將孩子們裝扮成他們自己喜歡的動物以及最愛吃的水果~在圖畫中,他們伸出雙臂展露出可愛的笑容,提醒著忙碌的我們停下腳步~別忘記給孩子們愛的擁抱,別忘記盡己所能為公益付出愛心。

蔣偉文


台灣知名演員、廣播金鐘獎得主、主持人與美食料理家。 兒時夢想成為插畫家,家中牆壁就是他練功的大型畫布,如願考進美國加州知名藝術學府ArtCenter College of Design,後轉攻讀商學院,暫放下畫筆。

步入知天命之際重拾顏料,擅以溫暖、詼諧、活潑筆觸,捕捉家中轉瞬即過卻又值得銘記的動人瞬間。

古道梅子綠茶

共同創作這天,大家看起來特別疲憊。原來是這個週末剛好有其他講座課程安排,消耗了孩子們部份的精神。

創作開始之前,老師要每個人選一個顏色,小甄選藍色、Peggy選淺藍色、白目鄧選白色、累選紫色、家樂福選黑色,大家選的顏色同質性高,有些可能反映了自己對於顏色偏好,也可能跟當天的心情有關。在創作的過程中,Peggy和白目鄧合作完成畫作中淺紫色的區域,並跟大家表示這個區域是他們的創作區、不可以被「侵犯」,老師也藉機告訴大家,若是自己畫的部分被別越線了,一定要大聲說出來,引導孩子們定義自己的領域,了解每個人的喜好和創作,都應該被理解和尊重。最後,大家共同為這幅畫作命名為 《古道梅子綠茶》,因為顏色實在太像了!

創作者 | 大同育幼院-Peggy、累、小甄、家樂福、白目鄧

我們的靈魂拚貼不見了!

桃園少年之家展出異動

「12/28 早上,等家寶寶協會接到桃園少年之家傳來消息,說遍尋不著孩子們創作的作品。距離展品送印只剩一天的時間,「畫作出走」去哪裡了呢?

作品失蹤的前一天,是桃園少年之家的最後一堂課。課程下午五點結束時,等家寶寶協會的工作人員清點了所有作品,並用袋子妥善包裹,交給桃少老師,準備明天拍照編排後交由印刷廠輸出。然而,當時正好是晚餐時間,就在桃少老師陪伴所有少年用完晚餐,回來時就沒看到打包好的作品了。

作品遺失讓大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桃園少年之家的大家翻遍了教室、辦公室、櫃子裡裡外外、甚至連垃圾桶、垃圾場的垃圾都拿出來檢查,但就是找不到。」

輔導少年創作的如良老師曾經問:「展覽一定要展出最完整的作品嗎?」這次展出的畫作,是透過課程引導、 陪伴孩子探索內心的想法,再將想法描繪於紙上的歷程成果,這樣的創作往往受創作者本身的情緒與身心狀態 影響。

在「我的美術館」,作品即使不完整也沒關係,最重要的是如實呈現孩子們創作時的狀態,「過程」更為重要。 原定參與展出桃園少年之家的靈魂拼貼作品,因遇作品無故失蹤,這個在藝術治療過程中的小插曲,取消展出。等家寶寶協會整理了當時老師為作品所拍攝的照片,讓我們藉由這些花絮感受孩子們的生命圖騰。

創作者 | 耀祖、耀威、小管、恐龍、阿文、阿騰、蝦仁、玉米、巧克力

我的靈魂故事——
靈魂拼貼 Soul Collage

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則故事,當你細細閱讀,便能發現其中不同的韻味。

創作概念

以撕碎的報章雜誌或多樣媒材,讓孩子自由挑選形狀、材質及顏色各異的碎片, 拼貼成自己的故事,屬於自己的生命圖騰,作為展現自我的識別證。

** 這群孩子大多受到家人不當對待而被秘密安置於育幼院, 因此他們的姓名、照片如果出現在作品上,都需要做後製處理,才能保護孩子的安全喔!

創作者 | 小甄
小甄盒子的故事是讓她「心情好的東西」和「心情不好的東西」。她把她喜歡的一句話和喜歡的圖片貼在盒子的四周。翻到盒子底部,貼了一張深黑藍色的圖片。小甄說,這片深藍色代表她自己最不好的一面,所以放在底部藏起來不想讓別人看見。

創作者 | Peggy
Peggy 盒子的主題是「喜歡的東西」和「重要的朋友」。 她 找了許多同色圖片,如白色花朵、香水瓶等,並在盒子上貼上 「stay white, stay pure」,呈現盒子的白色主題。 另外,她 在盒子內部貼了張寫著「頓號」的圖片,她說,這兩個字念起來和她朋友的名字很像,這位朋友是她很重要的人,所以好好地放在盒子裡面。

創作者 | 累
14 歲的累的盒子充滿了跟咖啡有關的圖片。 盒子上的拼貼展示了讓她「有能量的東西」。 她說,以「咖啡」為主題,是因為她很喜歡咖啡店給人的感覺,也喜歡咖啡的香味,但實際上她並沒有喝過咖啡。

創作者 | 白目鄧
白目鄧創作的盒子較簡單且留白。 她非常喜歡牛皮紙盒的質感和顏色,所以思考很久才開始創作, 因為她不想破壞盒子的樣子。 最後,白目鄧在盒子裡面貼了兩張漂亮的圖片,並在盒子外寫上許多跟「愛」有關的句子,展示她的創作主題「充滿愛和喜歡的事物」。

創作者 | 家樂福
家樂福的盒子主題是「心情好的東西」。 他從海報中剪下很多鞋子的圖像,因為他很喜歡各式各樣的鞋子。 盒子裡面也貼了許多紅色商品的圖像,因為他覺得紅色的物品非常酷。 最後,他在盒子上畫了一個密碼鎖,替這個裝滿他喜歡的東西的盒子加密。

我的自畫像——
等身畫像 Self-Portrait

自畫像是一種對自我的觀察,也是一次探索「我是誰」的過程。

創作概念

創作與自己同等身高的自畫像,並以塗畫或拼貼等方式,透過循序漸進的創作引導給予孩子空間,每一幅畫作皆是孩子對自我的認識與詮釋。

** 這群孩子大多受到家人不當對待而被秘密安置於育幼院,因此他們的姓名、照片如果出現在作品上,都需要做後製處理,才能保護孩子的安全喔!

創作者 | 家樂福

《照片立體圖》
家樂福在描繪全身的輪廓中,畫上了自己的五官和心臟,並將喜歡的生活照片貼在軀幹部分,也將各色顏料塗抹於身體下半身。創作過程中,家樂福除了用畫筆塗抹,也用筆潑灑顏料及蓋手印。然而,顏色上到一半,他一度覺得有點無聊,最後在老師建議下,改用黏土黏貼於畫作上,創造出獨特的立體感。

創作者 | 白目鄧

《星空下的大樹》
白目鄧的自畫像是棵乘載了自己檔案的樹。樹上貼了許多她喜歡的生活照和動物的照片。白目鄧將她自己的手掌輪廓畫在樹幹的地方。手掌上寫著「按我」兩個字,她希望觀看的人將自己的手按壓在這個手掌上,即可開啟她的檔案!白目鄧覺得自己沒什麼耐心,一開始覺得自己一定畫不完,但完成的那一刻覺得非常滿足,也從創作中獲得肯定,覺得自己很棒!

創作者 | Peggy

《閨密的手機》
Peggy的自畫像選擇以手掌代替自己出現在畫作中,但她的手掌在畫面上的顏色非常淡且不明顯。Peggy 的自畫像畫的也是手機,但她畫的是要送給閨密的手機,因為她知道閨密想要一支iphone。除了手機畫面,Peggy 在畫上貼上了自己創作的手機吊飾,讓畫面呈現更立體豐富,凸顯了她與閨密的好交情。

創作者 | Peggy

《閨密的手機》
Peggy 的自畫像創作共有兩幅,而這是另外一幅。因為她用一張紙的正反兩面,分別畫出了手機的正面和背面,還記得手機螢幕畫面和她加上的吊飾嗎?相信她的閨密收到這支創作手機一定會很開心!

創作者 | 小甄

《相片中的手》
這次自畫像創作中,小甄的畫的是大大的智慧型手機螢幕。螢幕中看的出來是社群網站的頁面。小甄在其中貼了許多自己喜歡的生活照,呈現了她在社群網站中的樣子。小甄在畫作裡描繪了她手掌的形狀,這隻手掌上還畫上了五官,有著看起來好像不是很開心的表情,但小甄並沒有跟大家解釋這個表情的意義。

創作者 | 累

《星空夜》
累在創作過程中用心地把白紙塗上黑色顏料。老師問,為何不選用全黑的紙張創作?累告訴老師,因為她覺得自己塗的黑色有漸層,更好看。累在畫紙的右側畫了手掌的輪廓,並在手掌上開了一扇小窗。最後,在紙上點上許多白點,原來,她想要呈現從手心的窗戶望向星空的景象,而那些代表星星的白點,更是她自己最喜歡的地方!

創作者 | 巧克力

巧克力在這次自畫像創作中只出現了三堂課,所以他的作品是一幅半成品。在老師與巧克力相處的過程中發現,不同於團體討論時間,在單獨對話時巧克力較能把自己的想法表達出來。雖然畫作尚未完成,但可以從畫面上看出他在創作上是積極且有主題性的,在挑選創作素材的時候也知道如何選擇自己想要的。

創作者 | 阿祖

國三的時候,阿祖的爸爸因為酒駕入獄,家中沒有大人可以照顧阿祖兄弟,於是他們來到了少年之家。阿祖在自畫像上有許多的紅色叉叉,代表著他的刺青,他當時單純覺得有刺青,大家就會覺得他很厲害,但沒想到後來走偏,甚至碰了毒。現在的阿祖再也不覺得刺青是一件好事。阿祖說,雖然過去曾做了不好的事,但他覺得自己一直是善良的, 因此他在自畫像上畫了一顆寫著「良」的愛心,代表自己善良的心。

創作者 | 小威

小威是阿祖的弟弟,因爸爸酒駕入獄,家中無人照顧,所以他和哥哥一起來到少年之家。小威的自畫像是半成品,他在課程進行到第三堂時,因為太想要回到自己的家,於是便自行離開了少年之家。雖然畫作沒有完成,但可以看到小威的自畫像上拓印了日本鬼頭和一些圖騰。小威說他很想要去刺青,可是哥哥一直阻止。哥哥告訴他,「刺青是一輩子的印記」,如果小威將來後悔,要除掉是很困難的;為了不讓哥哥擔心,他沒有去刺。

創作者 | 小管

小管的自畫像非常鮮明,是個看起來在發光的紅色人像。拚貼了許多酒瓶。小管說,他在別人眼中,是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人,但是他的內心有許多悲傷、壓力和軟弱,所以他抵擋不了外界的誘惑,染上了毒癮、煙癮和酒癮,讓自己的人生烏煙瘴氣。來到少年之家,他改變了自己,現在的他內心充滿著熱血和抱負,他想用自己的生命故事,去影響跟過去的自己一樣無助的少年和長輩。

創作者 | 恐龍

恐龍在自己的人像輪廓中,剪貼了一些他喜歡的、漂亮的東西,如機車、愛吃的飯糰等。他在自畫像的胸口上拓印了一隻獅子的圖案,因為他覺得獅子很帥,而且老師告訴他獅子代表著兇猛,他也想要當個兇猛的人,所以選擇了這樣的圖案。另外,在自畫像下方,他塗上了非常多不同的顏色,恐龍說,他覺得這樣很有藝術家的感覺,也希望大家會喜歡他的作品!

創作者 | 阿文

阿文的自畫像主要有兩個重點—身上拓印的紋身圖案,和身上紅色的叉叉。阿文之所以會在身上放上紋身圖案,是因為他覺得紋身很帥,感覺有了紋身就像變成了大人。可是,他後來覺得,真的有了紋身,這個東西反而變成賠上一輩子的傷疤。阿文在自畫像中脖子、肚子、右腳的地方畫上了紅色的、大大的叉,他說 ,每一個叉都代表著一個冒險的傷疤,這些傷疤也都是跟著自己一輩子的,是需要被醫好的傷。

創作者 | 阿騰

阿騰一開始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想法,所以他去看看其他成員,然後慢慢的開始動手創作。他的自畫像想表達的是他懷念來到少年之家前的自由生活。阿騰說,還沒來到少年之家的時候,可以想吃什麼就買什麼,想玩手機就玩手機,但現在就不行,因此他在創作時貼了很多他想擁有的東西在身上。在顏色的部分,他覺得藍色代表著智慧、綠色則是大自然,這也是他最終用來創作這幅畫像的主要色彩。

創作者 | 蝦仁

蝦仁的自畫像,想說的是「每個人都要有夢想」。因此他在畫作最下方貼上色紙代表地板,人像的頭頂則畫了天空和飛機,並在肩膀上畫了一隻看起來準備跳躍到宇宙上方的魚。他覺得,如果能像他畫的這隻魚一樣,光用跳的就跳上天空,就有一種能做到平常人做不到的事,很厲害的感覺。此外,蝦仁的自畫像上也拓印了一個海賊王的圖像,他說這代表著冒險的精神,呼應了這幅自畫像追求夢想的主題。

創作者 | 玉米

玉米的自畫像上有一個大大的雪寶,因為他覺得雪寶很可愛。 但是後來玉米因為找不到其他想要的圖像,所以在創作上陷入了瓶頸。透過老師的引導,玉米在創作的過程中發現,自己雖然容易猶豫不決,常常不知道怎樣做比較好,當有老師在一旁一起討論,他就能慢慢地找到自己的方向,也很願意去嘗試,最終完成了作品。

等家

這幅作品是我參觀完等家寶寶社會福利協會所合作的關愛之子家園,和老師們一起陪伴小朋友讀童書、玩抱抱、吃點心後所 創作的。 他們的天真活潑,讓我好像陪伴自己的孩子一般。所以,我將孩子們裝扮成他們自己喜歡的動物以及最愛吃的水果~在圖畫中,他們伸出雙臂展露出可愛的笑容,提醒著忙碌的我們停下腳步~別忘記給孩子們愛的擁抱,別忘記盡己所能為公益付出愛心。

蔣偉文

台灣知名演員、廣播金鐘獎得主、主持人與美食料理家。

兒時夢想成為插畫家,家中牆壁就是他練功的大型畫布,如願考進美國加州知名藝術學府ArtCenter College of Design,後轉攻讀商學院,暫放下畫筆。

步入知天命之際重拾顏料,擅以溫暖、詼諧、活潑筆觸,捕捉家中轉瞬即過卻又值得銘記的動人瞬間。

我和我們—
共同創作 Collective Work

每一個「我」做為獨立的個體,皆需要學習如何與他人相處。

創作概念

透過讓孩子們共同於畫紙上創作,帶領孩子定義自己的「領域」, 認知內心的底線原則,學習互相尊重、合作完成一幅我和我們的作品。

使用媒材

廣告顏料、粉蠟筆、彩色筆、色鉛筆、其他綜合媒材。

我們的靈魂拚貼不見了!
桃園少年之家展出異動

「12/28 早上,等家寶寶協會接到桃園少年之家傳來消息,說遍尋不著孩子們創作的作品。距離展品送印只剩一天的時間,「畫作出走」去哪裡了呢?

作品失蹤的前一天,是桃園少年之家的最後一堂課。課程下午五點結束時,等家寶寶協會的工作人員清點了所有作品,並用袋子妥善包裹,交給桃少老師,準備明天拍照編排後交由印刷廠輸出。然而,當時正好是晚餐時間,就在桃少老師陪伴所有少年用完晚餐,回來時就沒看到打包好的作品了。

作品遺失讓大家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。桃園少年之家的大家翻遍了教室、辦公室、櫃子裡裡外外、甚至連垃圾桶、垃圾場的垃圾都拿出來檢查,但就是找不到。」

輔導少年創作的如良老師曾經問:「展覽一定要展出最完整的作品嗎?」這次展出的畫作,是透過課程引導、 陪伴孩子探索內心的想法,再將想法描繪於紙上的歷程成果,這樣的創作往往受創作者本身的情緒與身心狀態 影響。

在「我的美術館」,作品即使不完整也沒關係,最重要的是如實呈現孩子們創作時的狀態,「過程」更為重要。 原定參與展出桃園少年之家的靈魂拼貼作品,因遇作品無故失蹤,這個在藝術治療過程中的小插曲,取消展出。等家寶寶協會整理了當時老師為作品所拍攝的照片,讓我們藉由這些花絮感受孩子們的生命圖騰。

創作者 | 耀祖、耀威、小管、恐龍、阿文、阿騰、蝦仁、玉米、巧克力

古道梅子綠茶

共同創作這天,大家看起來特別疲憊。原來是這個週末剛好有其他講座課程安排,消耗了孩子們部份的精神。

創作開始之前,老師要每個人選一個顏色,小甄選藍色、Peggy選淺藍色、白目鄧選白色、累選紫色、家樂福選黑色,大家選的顏色同質性高,有些可能反映了自己對於顏色偏好,也可能跟當天的心情有關。在創作的過程中,Peggy和白目鄧合作完成畫作中淺紫色的區域,並跟大家表示這個區域是他們的創作區、不可以被「侵犯」,老師也藉機告訴大家,若是自己畫的部分被別越線了,一定要大聲說出來,引導孩子們定義自己的領域,了解每個人的喜好和創作,都應該被理解和尊重。
最後,大家共同為這幅畫作命名為《古道梅子綠茶》,因為顏色實在太像了!

創作者 | 大同育幼院-Peggy、累、小甄、家樂福、白目鄧

歡迎來電02-27713010
邀請您一起支持更多育幼院孩子
加入我的美術館!

支持我的美術館 歡迎來電02-27713010, 邀請您一起支持更多育幼院孩子加入我的美術館!

我的菜籃
尚無商品